2024

十字路口,道路已被封锁,一个女人正在无力地抽噎哭泣。在她面前,一滩被碾碎的肉泥正在渐渐冷却。

这个场景吸引了周围数十个手机镜头的关注,它正被那些镜头之后的传感器转换成电子信号,之后再被传输到网络上。

魏兴旭走下救护车,眉头皱起。这是他这个月第三次清理车祸现场,每一次都是一场折磨,而这一次还是一个孩子。一个九岁的孩子。

这个九岁孩子的身躯已经支离破碎,在冷风中的路面上铺出了一条血肉构成的轮胎印迹;未被碾压的四肢散落在那条印迹的两边,已被交警用白布遮掩。

尝试用 Quartz 和 Github Pages 部署了一个用于分享琐碎笔记的小站,虽然对于要分享些什么,我还毫无计划……

地址:notes.czyouge.xyz

比特币的市值毫无疑问是加密货币的 No.1,但也存在自己的缺点,比如交易速度慢、成本高。不过,这些缺点并未妨碍开发者社区前赴后继地为扩大其生态而努力,并接连创造了 Ordinals、Runes、Stamps、Atomicals 等协议,并进而出现了 BRC-20、ARC-20、Runes 以及本文要介绍的 SRC-20 代币标准。

但在深入介绍 SRC-20 之前,我会首先做一些语言学上的探讨,解释一下 SRC-20 名称以及一些相关术语的由来或含义。之后我会详细说明 SRC-20 标准的细节以及其上生态的发展情况。

最近这些年,区块链领域锣鼓喧天,人工智能(AI)领域鞭炮齐鸣,但这两大变革性技术却似乎交集不多。但从概念上看,区块链和 AI 有不少互补之处,比如区块链技术固有的去中心化特性也许可以帮助解决 AI 的中心化问题,区块链透明且可验证的性质或许有助于解决 AI 模型的不透明问题。

欧洲:欧洲文明如何塑造现代世界》是一本讲述欧洲文艺复兴之后的历史的书,书中泛泛而谈了欧洲近代发展的各个方面。这本书是中信出版社出版的,是西班牙学者 Julio MacLennan 的英语著作《Europa: How Europe Shaped the Modern World》的汉译本。我在看这本书前就隐约猜到这本书中必然存在被审查的内容,尤其是涉及中国的内容。看完之后,我找到原书简单搜索对比了一下,找到了不少被审查的内容。但很遗憾,这本明显被大量审查删改过的书并未在明显位置对此给出解释。

作者:Philip K. Dick(菲利普·迪克)

译者:虫子游戈

多年前我看过一部电影《预见未来》,其中尼古拉斯·凯奇扮演的主角克里斯·约翰逊具有预测未来的能力。近日我才发现这部电影是根据菲利普·迪克的小说《The Golden Man》改编的,于是我找来看了一下,发现除了一些角色姓名和预测未来的能力之外,这篇相当精彩的小说和电影关联并不大。而我又没能在网上看到这篇小说的汉译版,于是决定自行翻译一下这篇已经进入公有领域的小说。我使用的原文来自 Wikisource。《The Golden Man》最早于 1954 年 4 月发表于《If》杂志(这里有个电子副本),发表时带有插画,作者是 Kelly Freas,也一并转载于文中。中文版全文约 2 万字,阅读大概需要 1 小时。

一只米粒大小的甲虫在余晖中反射出棕红色的光。在这道反光进入任远臻双眼的瞬间,那只甲虫张开了细小的鞘翅,挥舞着其下的后翅,腾空而起。有一阵微风,托着它,向不远处的灌木丛飘去。

「我们只有一个地球。保护地球,人人有责!」任远臻的脑海里忽然响起了一个小女孩的声音。他本能地侧过头去,似乎是想找到那声音的来源,但当然这只是徒劳。他已经大致确信自己就是最后一个人类了。他不由得叹息一声,又感叹那句公益广告词的荒谬,毕竟地球何须保护?人类要保护只是自己。现在,考虑到他不可能独立繁衍后代,所以人类本质上已经灭绝,而地球依然稳定在自己的轨道上,其表面的生物圈也已经开始慢慢恢复。任远臻甚至能合理地预测,当生态系统恢复到一定程度,地球上多半又会再一次出现物种大爆发,毕竟有那么多生态位有待填充。只不过,那都与人类无关了。

人类将在今天灭绝。

人类的宇宙扩张之路的真正起点是一块烂疮,它最早出现在四川达州一个名叫张启夏的高中男生的左腿膝盖处,那天似乎正是立夏,或者就是在立夏节气前后两天——至少张启夏本人是这么说的。

他回忆说:「在我开始注意到它时,已经是好多天后了。那时候我就只感觉很痒,而且越扣越痒,但是我又没办法忍住不去扣,因为那是真的很痒。」

他自然是努力地扣了的,也毫无意外地将自己的腿扣出了血,然后他去看了医生,而这位医生便看了他的腿并在三十秒得出了结论:「这是过敏。」然后给他开了一支曲咪新乳膏。

但很显然,这不是过敏。涂了药膏的张启夏继续度过了一个因为痒而难以入睡的夜晚。奇怪的是,第二天起床后他的腿就不再感觉到痒了,烂疮处剩下一块黑色的痂,周围则是因为组织坏死而呈现的紫黑色。

烂疮变成了一块坏疽,还散发着异样的气味。

本文译自 Noema 文章《What If Money Expired?》,作者为 Jacob Baynham,他获得过美国国家杂志奖,曾经是蒙大拿大学新闻学院的 T. Anthony Pollner 杰出教授。文章内容不代表译者观点。另需说明,原文中的「money」一词在译文中会有「钱」、「金钱」或「货币」三种译法,具体依上下文而定。

几周前,我九岁的儿子 Theo 发明了一种法定货币,用于促进他在客厅堡垒中的贸易活动。作为一位新生的资本家,他开了一家堡垒礼品店,销售一些用折叠纸和随意使用的胶带匆忙制成的书签。这些书签上还写着一些口号,比如「Love」、「I Rule」和「Loot, Money, Moolah, Cash.」

Theo 六岁的弟弟 Julian 对这些书签很感兴趣,而且 Theo 很乐意以每份 1 美元的价格卖给他。

「慢着,」我在另一个房间里喊道。「你卖它们时不能收真钱。」(我知道这是国家干预。)

Theo 无可奈何地同意了。一番思索后,他实施了一个新方案:他弟弟可以使用记号笔和纸自己印钱。只要 Julian 在一张纸上写上三次「I CAN WRITE」,这张纸就能变成一张法定货币。拼写错误则会让这张钱无效。

「它必定有些价值,」Theo 解释说,「否则,你就会直接印个几百万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