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高潜力 Cardano NFT

最近几个月的熊市可能消磨了许多加密货币投资者的耐心,但市场整体的消极情绪对 NFT 市场的影响却小很多,一些优质项目或新兴项目依然在给早期投资创造丰厚回报。这里我分享一下我比较看好的一些 Cardano NFT 并依照自己的直觉给它们做了评级。本文目的是个人观点分享,不会讨论我没有投资的项目,也不会谈到我的每一个投资。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自做研究,理性投资。

现金之战

导读:本文译自 New York Magazine 文章《The War on Cash》,作者: Malcolm Harris。2022 年 6 月 22 日。文章内容不代表译者观点。

在 20 世纪末,人们给出了很多颇具未来主义色彩的预期,其中一些已在今日实现,比如移动数字支付。当今社会,每当你需要为某事物付费时,你大都可以使用银行卡、手机甚至智能手表完成。在 21 世纪的前十年间,在美国,现金(cash)从第一支付方式落到了第三位。借记卡在 2018 年超越现金信用卡则在 2020 年(新冠疫情大流行的第一年)完成超越

现在,在所有交易中,现金的使用量已经低于 20%,仅比直接银行转账高 7 个百分点,比「其它」高 5 个百分点。我们每天都在离天方夜谭版的无现金社会更近一步;这样的转变对管理数字货币系统的公司来说当然是大好事,但对我们其他人来说就不一定了。

Not希望

他有两个名字。一个是在出生前就已被计划好的,叫张义强,也就是张家义字辈的阿强;另一个则是他后来给自己起的名字:蓝色红猫。这是他的微信名,也是微博名,收快递时他也用这个名字。如果有两个方向分别同时用「阿强」和「阿猫」喊他,他肯定会先转向「阿猫」的声源方向。

为什么是蓝色红猫?他曾不止一次向人解释说这是为了表达一种矛盾的概念。首先,猫没有红色的,除非是被外力涂红或受了外伤被自己的血染红,而红色的猫自然也不会是蓝色的,但这里就有一只蓝色的红猫——也就是他自己。他说自己充满了矛盾。

Spacebud漫游记之流浪婴孩

导读:之前说要用我收集的 NFT 写一篇小说,几个月过去了,我终于勉强填充完成了。很显然,由于着急结束,所以结尾显得比较匆忙;但也就这样了。这篇小说写得慢的部分原因是我在其中做了一些实验,其中包括:让 NFT 素材在故事中发挥核心作用(全部保存在IPFS上,可能加载缓慢);采用我自己设计的第三人称代词体系,感兴趣的读者可访问这篇文章《ta——关于汉语中的第三人称代词,我有个想法》;我还尝试在其中不加解释地使用了一些其它语言形式,包括英语、逻辑语(la lojban.)、颜文字(^_^)、打油诗等。本故事共约 4.2 万字,阅读大概需要一点时间。

我构想的一些NFT项目

作为一个 Cardano NFT 投资者,项目参与多了,也难免会产生一些自己的想法:要是我也做一个 NFT 项目会怎么样?偶然之间,我也会有一些「奇思妙想」。但由于我既不懂技术,也不会美术,也没有能力运营一个团队,因此这些想法也仅仅会停留在构思阶段——最多也就只可能出现在我写的故事中。

作为日常开脑洞的结果,下面就简单描述下我构想的几个 NFT 项目。

人类将在何时进化成一型文明?

导读:本文译自 Universe Today 文章《When Will Humanity Become a Type I Civilization?》,作者:BRIAN KOBERLEIN。2022 年 4 月 18 日。文章内容不代表译者观点。

在衡量人类文明的发展进程方面,我们已经有了多种指标,比如人口增长、帝国的创立和覆灭、宇宙航行的技术能力等等。

其中一种简单指标是计算特定时期的人类文明所能使用的能量总量。随着人类疆域的扩张与技术发展,采集能量技术已经成为我们最有用的技术之一。

如果假定其它行星上的文明也可能掌握类似的技术,那么文明种族的能耗水平就能成为技术实力的良好佐证。这就是卡尔达肖夫指数(Kardashev scale)背后的思想。

这一指标是苏联天体物理学家尼古拉·卡尔达肖夫(Nikolai Kardashev)于 1964 年提出的。基于这一指数,他将文明分成了三类:行星文明、恒星文明和星系文明。

伟大的胜利与人间的悲剧

洗完澡赤裸地坐到床上,我想着写一首洗澡时隐约想到的诗,它的题目应该是「伟大的胜利与人间的悲剧」。这个题目源自我在一个微信群的闲聊中想到的句子:「未来许多年,他们会从一个胜利走向下一个胜利,我们大部分人只能从一个悲剧走向下一个悲剧。」

大略想来,这句话似乎饱含某种深意,但实际想想却终究毫无意义,毕竟他们永远是在胜利的,而悲剧也总是在发生,并不限于未来。

悲剧不仅会发生,还会被掩盖,再被遗忘,已成惯例。这个自上而下的惯例已经割裂了我们的社会,铸造了一道认知的隔墙,隔开了希望与绝望。两者之间决然是没有中间地带的——你一旦知道,便只有绝望这一条道路了,也绝不会有自救的可能性。因为这绝望之路并非由感性铺就,是某种大脑或精神上的疾病,而是构建于理性、事实和逻辑之上。你可以用药物或是某种心理干预技术治疗或至少是缓解感性上的困苦,但对于源自理性的绝望,恐怕也只有现实环境的重大转变才能带来一线希望吧。

如何获得MilkySwap空投资格?

Cardano 的 EVM 侧链 Milkomeda 主网已经上线,其上的 DEX MilkySwap 正有早期用户空投计划:只要在 3 月 18 日- 4 月 4 日之间使用该平台,就能获得数量尚不明确的空投。

那么,我们怎么成为用户以获得空投资格呢?关键配置步骤有两个:配置钱包和跨链转移 A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