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科幻

审判

一只米粒大小的甲虫在余晖中反射出棕红色的光。在这道反光进入任远臻双眼的瞬间,那只甲虫张开了细小的鞘翅,挥舞着其下的后翅,腾空而起。有一阵微风,托着它,向不远处的灌木丛飘去。

「我们只有一个地球。保护地球,人人有责!」任远臻的脑海里忽然响起了一个小女孩的声音。他本能地侧过头去,似乎是想找到那声音的来源,但当然这只是徒劳。他已经大致确信自己就是最后一个人类了。他不由得叹息一声,又感叹那句公益广告词的荒谬,毕竟地球何须保护?人类要保护只是自己。现在,考虑到他不可能独立繁衍后代,所以人类本质上已经灭绝,而地球依然稳定在自己的轨道上,其表面的生物圈也已经开始慢慢恢复。任远臻甚至能合理地预测,当生态系统恢复到一定程度,地球上多半又会再一次出现物种大爆发,毕竟有那么多生态位有待填充。只不过,那都与人类无关了。

人类将在今天灭绝。

坏疽

人类的宇宙扩张之路的真正起点是一块烂疮,它最早出现在四川达州一个名叫张启夏的高中男生的左腿膝盖处,那天似乎正是立夏,或者就是在立夏节气前后两天——至少张启夏本人是这么说的。

他回忆说:「在我开始注意到它时,已经是好多天后了。那时候我就只感觉很痒,而且越扣越痒,但是我又没办法忍住不去扣,因为那是真的很痒。」

他自然是努力地扣了的,也毫无意外地将自己的腿扣出了血,然后他去看了医生,而这位医生便看了他的腿并在三十秒得出了结论:「这是过敏。」然后给他开了一支曲咪新乳膏。

但很显然,这不是过敏。涂了药膏的张启夏继续度过了一个因为痒而难以入睡的夜晚。奇怪的是,第二天起床后他的腿就不再感觉到痒了,烂疮处剩下一块黑色的痂,周围则是因为组织坏死而呈现的紫黑色。

烂疮变成了一块坏疽,还散发着异样的气味。

时间猫咪

本文由虫子游戈擅译自艾萨克·阿西莫夫(Isaac Asimov)的短篇小说《Time Pussy》。原文来自 1972 年出版的选集《The Early Asimov》,但这篇小说最早发表于 1942 年,是 Probability Zero 短篇故事系列最早发表的小说之一。值得一提的是,阿西莫夫在发表这篇小说时使用了笔名 George E. Dale,这也是阿西莫夫少数用笔名发表的小说之一。头图由 Stable Diffusion 生成。

老麦克很久之前告诉了我这个故事,他住在我家老房子对面山上的一间小屋里。在三七年的矿业热潮期,他是在那些小行星上工作的一位采矿勘探员;而现在,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喂他的七只猫。

「你为什么这么喜欢猫呀,老麦克?」我当时问他。

色情聊天机器人简史

人为什么聊天?一个目的是为了分享知识和见闻,另一个目的则是为了获得帮助,还有一个目的则是为了找到陪伴、排遣孤独、获得快乐。色情聊天机器人基本都是服务于后一目的。

早在聊天机器人概念诞生之初,就已经有人开始考虑将其用于色情目的了。那是在 1950 年,阿兰·图灵在其著名的《计算机器和智能》论文中提出了一种测试机器是否具有智能的方法「图灵测试」。究其核心,该测试要做的是让人分辨受试者是人类还是机器,而其中最简单的测试形式便是通过聊天。

美梦诱发剂

我?您可以叫我小吴。我是一名美梦诱发剂推销员,擅长上门、电话、网络、沉浸式等各式推销方法。当然,这对您来说一点也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您想做一个美梦吗?请不要关门,我不是什么奇怪宗教的传教士,我只是个想要养家糊口的推销员,推销的也是合法合规的产品——有正规的许可证,是安全可靠的保健品。

您不需要?对不起,但这只是因为您还没听完我的介绍。

不不不,都怪我没有说清楚,我向您推销的并非什么治脱发的东西,我也不是看见您是光头才来您家。要我说,您其实非常适合光头造型。那闪耀着熠熠之光的头非常符合您的气质。

我们是最后一代,谢谢

本文节选自我正在更新的小说《人类代码》。内容如下:


本文转载自《自由评论频道》同名文章,作者名使用了匿名代号 momo,基于 CC-NC-ND 协议转载。

人类从何而来?相信任何接受过足够逻辑与科学教育的人都会给出类似的答案:人类来自于进化。

起初,初生于地球的生命都只有最简单的形式,甚至你可以基于某些基准认为它们不算是生命。不管怎样,它们开始了进化,于是便有了越来越繁盛的生命形式。地球上有了大熊猫、螳螂、月季、蛆、革命草、苦苣菜、绵羊、酿酒酵母菌、繁缕、黑足猫、塞内加尔鹦鹉、栃木少女草莓、红身蓝眼睛的皮皮虾、不论什么时候都在网上用 GM 问好的人类……

作为纯消费者的人类

本文节选自我正在更新的小说《人类代码》。内容如下:


本文节选自诺姆·弗罗因德(Noam Freund)的著作《人类不事生产型社会的隐忧》(2042 年版)第二章,有大量删减,经授权转载。

人类作为生产者的时代过去了,其核心原因和标志是机器在绝大多数生产活动中都以显著优势取代了人类。在经济活动的链条中,人类失去了作为生产者的价值。也由此,自古以来的以劳动换取消费资本的经济循环模式就断裂了。但人类的社会结构早就为此做好了准备,解决方法也都是现成可用的,那就是自 21 世纪 20 年代以来逐步建立和推广的全民基本收入保障制度。

全民基本收入,即 Universal Basic Income (UBI)是指全体公民都获得无条件的保障性收入。

如果狮子会说话:想象外星人

导读:本文由译者擅译自 Paul Park(保罗·帕克)的短篇科幻小说《If Lions Could Speak: Imagining the Alien》,原文来自 Lightspeed Magazine 2017 年 4 月刊(第 83 期)。但该文更早发表于作者的首部小说集《If Lions Could Speak and Other Stories》(2002 年)。译文如有错漏,皆是吾责。

对于这个主题,很多人都写过东西,但最后只能承认失败;我有什么资格宣称自己成功了呢?反对意见就像警察一样排成一排:外星智慧事实上就是不存在。所以如果我们想要描述它,我们想到的也就只有我们自己,不会有其它任何东西。我们让外星人说的话语、让外星人获得的感受、让外星人持用的工具又能是什么呢?也不过就是受限于我们自己的话语、感受和工具。即使我们能够构想些不一样的东西,我们又怎么能将其表达出来,让人类能够理解呢?而要是人类不读我们的作品,我们又怎么大卖特卖呢?

你并不能想到超出人类思维的东西。另一方面,外星智慧概念是许多科幻小说的创意源泉,几乎每个作家都会尝试描述它,但这个目标其实难以达成。你经常会看到有作家在创造外星故事时沮丧地碰壁,最后只得转回写人类。外星智慧已经成为写作图景的一部分,是作家们要去经历或克服的部分,同时也能让我们明白自己某些方面的问题。科幻文学这个领域能够相当自然地分成几个大类,但就算那样它们在这方面还是有共同点。

一日之夏

导读:本文由译者擅译自 Ray Bradbury(雷·布拉德伯里)的短篇科幻小说《All Summer in a Day》,原文来自 mukilteoschools.org。此小说最早发表于《The Magazine of Fantasy & Science Fiction(奇幻与科幻杂志)》1954 年 3 月刊。据维基百科,美国公共电视台 PBS 曾基于此小说拍摄了一部 30 分钟的电视短片,并在 1982 年的剧集《WonderWorks》中播出,见 YouTube。此外 2014 年也有一部基于此的 11 分钟短片,见 Vimeo。头图来自 Art Station。译文如有错漏,皆是吾责。

「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就是现在?」

「很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