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社会

对于性,有三大发现改变了我们的想法

导读:本文译自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文章《Three Findings That Changed the Way We Think About Sex》 作者:Elizabeth Bernstein 。文中介绍了金赛研究所(Kinsey Institute)在人类的性行为和性欲方面得到的几项极具影响力的重要发现。感谢明墨纠错。

「你在多少岁时第一次做爱?」「如果天气暖和,你常常裸睡吗?」「你会做春梦吗?」

75 年来,印第安纳大学金赛研究所一直致力于研究人类的性活动,并不断向人问这些问题。

为什么丁克?总结归纳人们自愿无子的原因

人类是心智的彩虹。不同的人都有不同的境遇和期待。我们丁克族也是如此,不同的人选择丁克的原因也各不相同。本文将做一些粗略的梳理,归纳总结人们各不相同的丁克原因。当然,由于我不可能了解每一种生活状态和每一个灵魂,自然也不可能让这份总结详尽无漏。

自愿无子:七位亚洲女性分享自己的故事

导读:本文译自 Tatler Asia 文章《Being Childfree By Choice: 7 Asian Women Share Their Stories》,由 Kate Appleton 整理编辑。2021 年 7 月 12 日。文中七位没有孩子且事业有成的亚洲女性分享自己在生育后代方面的想法。

越来越多的女性拒绝成为母亲,因此我们与亚洲的女性进行了对话,以期了解背后的原因以及她们所需对抗的文化规范。

许多女性都非常熟悉那些自作主张评价她们身体的意见——而对于那些正处于育龄的女性而言,选择无子仍会给自己招致一些让人不悦的问题,甚至还会有人评判她们是自私的人,甚至说她们算不上是女人。

但是,看看新闻,自愿无子正在快速成为一种常态。在新加坡,尽管有政府政策鼓励生育,但每位女性的生育率也仅有 1.2。香港的生育率在 2020 年到达 40 年来的历史低点,仅有 0.87,而且不要指望这种情况会很快改变;据香港婦聯(Hong Kong Women Development Association)的一项调查,超过一半的女性都不想要孩子,其中涉及财务压力、工作时间过长和住房狭窄等问题。

社会学家 Sandy To 认同这些是香港等一些地区面临的问题,但同时也认为这些调查和新闻报道忽视了一个关键考量:「它们需要考虑可能并不想要孩子的女性。」

现代家庭

导读:本文译自 Vox 文章《The modern family》,作者 Emily VanDerWerff。本文是 Vox 的 The Highlight 中的家庭问题(Family Issue)系列文章中的一篇,其中描述了现代社会中一些人在家庭方面做出的不同于核心家庭结构的选择:在距离、疏远和压力之下,一些人离开了他们的原生家庭并选择了自己的家庭。本文中有的人要求不要在文中使用他们的姓氏,以便自己能自由地谈论家庭中的疏远、虐待和复杂关系。文章内容不代表译者观点。另需说明,译者使用了「佗(tā)」一词作为跨性别者的第三人称代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