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翻译

一日之夏

导读:本文由译者擅译自 Ray Bradbury(雷·布拉德伯里)的短篇科幻小说《All Summer in a Day》,原文来自 mukilteoschools.org。此小说最早发表于《The Magazine of Fantasy & Science Fiction(奇幻与科幻杂志)》1954 年 3 月刊。据维基百科,美国公共电视台 PBS 曾基于此小说拍摄了一部 30 分钟的电视短片,并在 1982 年的剧集《WonderWorks》中播出,见 YouTube。此外 2014 年也有一部基于此的 11 分钟短片,见 Vimeo。头图来自 Art Station。译文如有错漏,皆是吾责。

「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就是现在?」

「很快了。」

对于性,有三大发现改变了我们的想法

导读:本文译自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文章《Three Findings That Changed the Way We Think About Sex》 作者:Elizabeth Bernstein 。文中介绍了金赛研究所(Kinsey Institute)在人类的性行为和性欲方面得到的几项极具影响力的重要发现。感谢明墨纠错。

「你在多少岁时第一次做爱?」「如果天气暖和,你常常裸睡吗?」「你会做春梦吗?」

75 年来,印第安纳大学金赛研究所一直致力于研究人类的性活动,并不断向人问这些问题。

自愿无子:七位亚洲女性分享自己的故事

导读:本文译自 Tatler Asia 文章《Being Childfree By Choice: 7 Asian Women Share Their Stories》,由 Kate Appleton 整理编辑。2021 年 7 月 12 日。文中七位没有孩子且事业有成的亚洲女性分享自己在生育后代方面的想法。

越来越多的女性拒绝成为母亲,因此我们与亚洲的女性进行了对话,以期了解背后的原因以及她们所需对抗的文化规范。

许多女性都非常熟悉那些自作主张评价她们身体的意见——而对于那些正处于育龄的女性而言,选择无子仍会给自己招致一些让人不悦的问题,甚至还会有人评判她们是自私的人,甚至说她们算不上是女人。

但是,看看新闻,自愿无子正在快速成为一种常态。在新加坡,尽管有政府政策鼓励生育,但每位女性的生育率也仅有 1.2。香港的生育率在 2020 年到达 40 年来的历史低点,仅有 0.87,而且不要指望这种情况会很快改变;据香港婦聯(Hong Kong Women Development Association)的一项调查,超过一半的女性都不想要孩子,其中涉及财务压力、工作时间过长和住房狭窄等问题。

社会学家 Sandy To 认同这些是香港等一些地区面临的问题,但同时也认为这些调查和新闻报道忽视了一个关键考量:「它们需要考虑可能并不想要孩子的女性。」

引力为何如此之弱?其答案可能关乎时空的本质

导读:本文译自 space.com 文章《Why is gravity so weak? The answer may lie in the very nature of space-time》。作者:Paul Sutter,发布于 2022 年 7 月 29 日。

相较于其它四种基本力,引力为何如此微弱?

即便引力的强度再增大十亿倍,它仍然是最弱的力——不到其它力的万万亿分之一。引力如此之微弱,着实让人感到惊奇,也让人不禁想要一个答案。

奇怪的是,引力微弱的原因可能并不在于引力本身,而在于希格斯玻色子的工作机制和时空的本质。

现金之战

导读:本文译自 New York Magazine 文章《The War on Cash》,作者: Malcolm Harris。2022 年 6 月 22 日。文章内容不代表译者观点。

在 20 世纪末,人们给出了很多颇具未来主义色彩的预期,其中一些已在今日实现,比如移动数字支付。当今社会,每当你需要为某事物付费时,你大都可以使用银行卡、手机甚至智能手表完成。在 21 世纪的前十年间,在美国,现金(cash)从第一支付方式落到了第三位。借记卡在 2018 年超越现金信用卡则在 2020 年(新冠疫情大流行的第一年)完成超越

现在,在所有交易中,现金的使用量已经低于 20%,仅比直接银行转账高 7 个百分点,比「其它」高 5 个百分点。我们每天都在离天方夜谭版的无现金社会更近一步;这样的转变对管理数字货币系统的公司来说当然是大好事,但对我们其他人来说就不一定了。

人类将在何时进化成一型文明?

导读:本文译自 Universe Today 文章《When Will Humanity Become a Type I Civilization?》,作者:BRIAN KOBERLEIN。2022 年 4 月 18 日。文章内容不代表译者观点。

在衡量人类文明的发展进程方面,我们已经有了多种指标,比如人口增长、帝国的创立和覆灭、宇宙航行的技术能力等等。

其中一种简单指标是计算特定时期的人类文明所能使用的能量总量。随着人类疆域的扩张与技术发展,采集能量技术已经成为我们最有用的技术之一。

如果假定其它行星上的文明也可能掌握类似的技术,那么文明种族的能耗水平就能成为技术实力的良好佐证。这就是卡尔达肖夫指数(Kardashev scale)背后的思想。

这一指标是苏联天体物理学家尼古拉·卡尔达肖夫(Nikolai Kardashev)于 1964 年提出的。基于这一指数,他将文明分成了三类:行星文明、恒星文明和星系文明。

行星能拥有心智吗?

导读:罗切斯特大学天体物理学家 Adam Frank 与行星科学研究所(Planetary Science Institute)的 David Grinspoon 和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 Sara Walker 进行一场所谓的「思想实验」——他们使用科学理论探究了一个领域宽泛的问题:生命会对行星产生什么影响。基于自己的研究,他们提出可通过四个阶段来描述地球的过去及可能的未来。本文译自 phys.org 文章 《Can a planet have a mind of its own?》,来自罗切斯特大学(2022年2月16日),文中内容简单总结了研究论文《Intelligence as a planetary scale process》的内容。

现代家庭

导读:本文译自 Vox 文章《The modern family》,作者 Emily VanDerWerff。本文是 Vox 的 The Highlight 中的家庭问题(Family Issue)系列文章中的一篇,其中描述了现代社会中一些人在家庭方面做出的不同于核心家庭结构的选择:在距离、疏远和压力之下,一些人离开了他们的原生家庭并选择了自己的家庭。本文中有的人要求不要在文中使用他们的姓氏,以便自己能自由地谈论家庭中的疏远、虐待和复杂关系。文章内容不代表译者观点。另需说明,译者使用了「佗(tā)」一词作为跨性别者的第三人称代词。